2017预算案中的“百亿基建”:这些钱究竟是从哪来?

发布于 2020-08-09   955人围观



  5月9日的联邦预算案中,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未来十年,联邦政府将投资750亿澳元于重大基础建设项目的计划。如何撬动规模上百亿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资金从哪里来以及如何真正实施,正考验着雄心勃勃的特恩布尔政府。

  大举基建

  澳大利亚政府最新公布的预算方针中,最吸引人的是未来十年将投资750亿澳元于重大基础建设项目的计划,包括广泛的内陆铁路以及可能购入雪山水电工程计划更多权益,试图开启澳洲的下一个增长阶段。

  据预测,未来几十年澳洲人口年增40万,到2055年总人口将达3970万,接近4000万。这相当于每十年要建一个目前悉尼大小的新城才能容纳下新增人口。澳官方的《澳洲基础设施建设审计2015》报告就曾预估,2011-2031年20年间3/4的澳洲新增人口将集中在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和珀斯这四大城市。

  澳大利亚媒体分析称,澳洲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跟不上预期到来的人口增长。以目前现状来看,本地基础设施建设不但无法满足人口增长带来的新需求,诸如交通拥堵日益严峻、住房承受力退化等趋势,也正影响着许多澳洲人的生活质量。

  除增长外,人口结构还存在老龄化问题。随着社会老龄化加剧,相应基础设施的缺乏给人们使用医疗、交通和社区关怀等基本服务造成了诸多不便。

  钱从哪来

  如何撬动规模宏大、动辄数十亿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资金从哪里来?编制预算的澳财长莫里森及他率领的国库部头顶“减赤”的压力,但是对支持基建的决心强烈,将此类项目上的融资描述为“好的债务”。

  政府还计划提高税收和收费。对澳大利亚五大银行的一项新税收每年将增加大约15亿澳元。

  澳新银行分析师本週三指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2017-2018年预算看起来雄心勃勃,政府希望能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并施行促进公平的措举,还希望有回归预算盈余的合理路径。但是,该预算也并非毫无风险,其尤为依赖政府收入的增加来弥合支出与持续增长的未偿还债务间的鸿沟。

  澳新银行认为,结合未来将额外获得的63亿澳元主要银行税和82亿澳元保险税,2019年7月开始保险税率将上调0.5%,以及靠经济增长承担更多债务,政府基本可筹得十年基建所需资金。

  预计澳大利亚政府在2017-2018年资本支出将攀升至纪录新高506亿澳元,且未来几年还将进一步攀升。

  作为银行界代表,澳大利亚国家银行董事会主席肯恩·亨利认为澳洲的银行不只是要为基建项目提供融资,包括银行在内的基建部门所有参与者都要通力合作。他在报告中提到,要围绕客户利益积极有效开展工作。这里的“客户”包括参与基建项目的公司、使用基建服务的人群、参与基建的养老基金、上缴养老金的每个澳洲人,以及道路、医院、公共交通和机场的最终使用者等。

  实施难题

  基础设施建设成为澳洲政府的支出重点,鉴于基础设施支出增幅如此之大,基建项目能否实际进入施工阶段,以及它们是否会遭遇产能限制仍值得怀疑。

  澳洲联邦财政部长莫里森上月底宣布,政府将对联邦预算分配的会计机制进行改革。在新机制下,政府部门及其机构将首次实行按比例分担政府债务。政府希望这一改革能证明遏制诸如不断膨胀的福利开支等非生产性支出的必要性,并且增加“好坏债务”的透明度。

  此前,莫里森曾表示,在预算赤字得到控制之前,拒绝利用目前较低的全球利率去为该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融资。

  而市场分析师普遍认为,一国政府进行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有助于该国生产效率的提高。澳洲联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均建议澳大利亚政府进行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以提振劳动生产率,增加就业,并刺激经济增长。

  而如今,莫里森却表示,在利率很低的时候,政府通过贷款的方式来锁定长期融资,并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例如交通运输和能源,是非常明智的做法。过去澳大利亚政府做预算时,并未将债务区分为好的债务和坏的债务。

  不过莫里森在财政预算下的计划实施起来并不容易。澳洲疲软的劳动力市场需要财政刺激,但是澳洲AAA的信用评级也需要政府预算重返盈余状态来支撑。理论上讲,债务分割应该可以使他在控制用于经常性支出的资金方面取得一定的进展,与此同时,可以将另一部分资金用于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支出。

  不过在澳洲目前的宏观经济环境下,莫里森的财政主张能否获得国会通过仍然存疑。澳洲政府必须削减一些开支,才能有资金投入到基建项目中以刺激经济的发展。